第1234章(1 / 2)

敢情这个家里,只有她夏七月是他顾休言最后的留恋了。

既然如此,大半夜放下颜面给她叫个医生,又算得了什么呢?

心里一边泛着酸水一边讽笑,面上却是半点不露痕迹,温婉笑着开了门。

“秦医生这几个月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看着一脸憔悴的秦朗,赵馨然不由多嘴问了一句。

虽然明显能出来,他出门前整理过自己,但眼下的黑眼圈,还有虽然刮过胡子但依然泛着青黑的下巴,还有似乎已经有段日子没有理发,长到经过打理依然显得有些落魄的发型......

和印象里那个年轻有为到不到三十岁就成为了海城医院最年轻的主治医师的秦朗,相去甚远。

秦朗有些尴尬地笑了。

“没,其实也没什么。”

他回答着,脚下不停,背着药箱急急就往顾休言的卧室走。

因为顾休言已经告诉他,夏七月就在他的房间里。

而他已经好几个月没有见过夏七月。

甚至于在夏七月失踪这几个月里,他也和其他人一样,一度以为她已经死了。

死在了那个不平静的夜晚,死在了西郊别墅后山悬崖边的那场车祸里。

他曾去车祸现场看过,就在第二天,他从西郊别墅醒来后。

听到她发生了车祸,车毁人亡,追下悬崖尸骨无存,他整个人懵了。

虚软无力连滚带爬地冲到了悬崖边。

看到现场一片狼藉,惨不忍睹。

车轮急速飞转的车辙印,四处飞散被烧到已经辨认不出原来是什么模样的车零件,还有车速过快一只来不及躲闪的鸟雀被撞得血肉模糊的鸟雀尸体......

他看着眼前的一切,从不可置信,到泪水模糊了双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